阳光慵懒的下午,突然想到你,这让我有些意...

阳光慵懒的下午,突然想到你,这让我有些意外。我很久没有想起过你,正如我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想不到,或许更好,一切早已烟消云散。想到了,那些不知何时遗忘的过去渐渐朦胧。阳光映衬下,没有咖啡,只有一杯白开水,尘埃在光影中舞蹈。这样的命运,注定了我是一个绝对的平静者,记忆慢慢弥漫,不带有丝毫的情感触动。这么多年以后,我们之间除了静谧还能有什么波澜。你在何方,过的怎样,我并不关心。想起了你,那是何时的你,如今,你的样子有谁知道。时间似乎停滞了,这么多年并不很快。有一天中午,我从窗户突然看不到了你。我从门缝中看你的桌椅,你走了,留下了空白,还有我难以抑制的恐慌、孤独。我总是习惯性地站在窗前,看着流逝的人群和时光,那时,总有大片阳光刺的我眼泪直流。又有一天,那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我淡淡地抹开了嘴角。等待总会有结果,哪怕结果比等待更坏。雨季出现了,没有了阳光,我站在窗前看着你,却是更加的忧愁、孤单。我利用午休时间给你写长长的信,每次都写不好开头,纸团渐渐塞满了桌兜。我在物理课把它们拿出来,同桌说,你的草稿真奢侈。我至今不确定,你是否收到了那些寄信人姓名、地址空白的信。你是否收到,现在,哪怕当初都不是我关心的事。信的内容是什么,早已没有印象,似乎在末尾还要附上一首小诗。在雨季还没有结束时,你就走了,我也走了。从此,再也没有那个窗户,站在窗前的人,以及字迹扭曲的信。那是哪一年的事,我并不想确定。我们都逃走了,顺着年代的痕迹。逃掉的旧时光,只剩下那来不及停下的雨。你是否偶然想起那个写信的人,也不是我关心的事。过往就像一部剧情乏味的电影,散场后还有什么值得回头。只是某一情节,会在某一时刻突然穿越到你眼前,这毕竟是一件不那么无聊的事。淡的,终究会淡,没有谁可以逃掉。我们都在旅行,或许注定不会相遇,或许当初的相遇也只是一场梦。还有什么可以依恋。如今,我每天都会写下一些话在一个笔记本里,我把它放在桌角,我知道有一个人在看。无论如何,我始终可以确定,那个人在看。只是在这里,在末尾,我愿意再写下一首小诗,给那个远方的人:你在远方流落了那一年漂白的记忆画不出云烟那个季节的雨滴断了线

查看原文(2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