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小曼曼
羽毛总会做梦

他会梦到
伊犁的草原飞满杏花
会梦到
北极的鲸披起极光
也会梦到
自己在海边穿过麦田,去寻找太阳的味道

他去嘲笑那些少些想象力的人们
从未触碰到腥咸,从未听过麦田的声响
也去嘲笑他们
只见过斜斜的阳光

他从没有梦过
太阳斜斜地躺在桌子上
羽毛一点点落下
倘若有风
就同风一起停下
在厚厚的桌子上

他醒了
醒着的人还在做梦
做梦的人一直清醒

他去闻木头上的太阳
和蟋蟀托晚风带的
麦田的生气
就这样贴在桌子上
他不动了

像他梦到整个星空会藏进水一样
他的梦,就躲在桌子里
把温暖和上绚丽
把梦里倒吸的冷气
慢慢呼出
一片彩虹

他依旧向往外面的世界
但全世界
就在这里

他舒展开来
羽毛把遮住的阳光还回去
自己也成为了桌子

他又做梦了

梦里
自己是桌子的温暖
梦醒过来
是你

而羽毛呢
啥也不是


你的睿睿

我们已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