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写情书是我的专长。对于你,我心里一直满满涨涨的,如果宣泄的话,我选择在深夜里给你写情书。在读这东西之前,我知道,你有太多顾虑,我又何尝不是。只是我知道,不争取,我什么都没有。我套着你,因为我不确定能有人比我更爱你。庆幸我一早遇上你,庆幸我有一点点不至于你讨厌的地方,庆幸着能看见你的每一天。我曾以为,生命是一段线性的旅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但后来我发现,有些东西,是轮回的,是宿命一般的,缘分未尽,便无法逃脱。我不能说永远,我知道当下。当下,我能喜欢你一天,能为你做一件事,能看见你一面,我就会想起永远,恨不得没有明天。我的生活将要发生变化了。这一个星期,我烦心事多了,一个是工作上,淘宝的事情又急又茫然无从下手,一个是生理上,牙疼搞得我几近崩溃,还有生活上,突然搬家,一大堆琐碎的事情缠着很是麻烦,但最总要的一点,是你,是我们,突然的变故让我惊觉,我们之间的关系是那么脆弱,稍稍一个因由就足以分开我们。或者说,其实,是我自己开始觉得累了,我没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你心里是有我的。我不得不想,我对于你是不是只是纯粹的一股压力,是一个死皮赖脸的流氓。有时候我看到你看我的眼神,冷得让我直颤。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句话是你跟我说的,我奉为至理,我负过你,我补偿你,每每回想以前,想象你站在路口被我伤害的场景,心里难受得想为你死。电影里说,内疚是维系感情的最好方法,辩证来看或许也不是贬义的。好多次我都想在你耳边说出那三个字,可是勇气往往不够,在每次在你耳边叫你名字的时候,我心里都呼喊了千百遍我爱你。我小心翼翼,我如履薄冰,我怕说出口来的话不够厚重,怕你嫌我小孩子浅薄。我就要再次离开你身边了,很多人说我干嘛不直接去深圳,其实,我只是想尽量地为你做多一点。你会说我胸无大志优柔寡断扭捏矫情吧,我就这样,你是我现在的幸福,我何必抛开眼前的幸福而去追寻未知的以后呢,你说及时行乐,这是一个道理。所以我反反复复计算着如何兼得鱼与熊掌,我想留着这边的房间,我想以后能经常来看你。所以你说你找你同事来合租,我多生气,多绝望啊。如果你觉得是帮我省下这一个月几百块钱的话,那我的爱就太廉价了,你就太看不起我了。我让你穿上了刺猬的外壳,我努力尝试着脱下它,因为这个外壳太重了。没啥了,我已经舒畅很多了,我要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