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我睁着眼看空荡荡的天花板在眼前倒立着,外面的狂风依然在肆意的刮着。就在这样冷清的深夜里,我又那么毫无征兆的想起了你。听我妈说你结婚了,就在今年的五月,新娘是你从未带回过家里的人。我听完后没有想象中的难受,除了心脏突然的颤抖下,都能在我妈面前微笑的说那真是太好了!真的是太好啦!那个在十七岁说要和我一起白头的你,那个在25岁只知道交女朋友的你终于结婚了。我们以后的人生也终于真的变成了两条渐渐背道的平行线永远都不会相交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但你知不知道,我小时候真的很讨厌你,你总是欺负我。记不记得,那次我们一起偷隔壁大婶家的梨子,那天的太阳格外的毒辣,我们穿着小背心坐在院子的树底下乘凉,你非跟我说你早上吃的梨子有多么多么的甜,我最终也没抵住你的诱惑,跟着你一起趁着大婶午睡去偷她家的梨子。你叫我去摘,你来把风,我真的用我1米不到的身体去摘。结果,你吃着我好不容易摘来的梨子,还一边的埋怨我怎么这么没有就摘这么几个,而我只能大汗淋漓的站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你如饥似渴的吃着。从此,我就讨厌了你,你总是仗着比我高,指使我做这做那,一点也没不好意思。上幼儿园了,因为我们两家住在一起,所以我们不得不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尽管我的内心从不愿意。有一天,什么事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我被一个男生欺负了,我吓得只敢哭,你走上来就拿凳子砸他,把他的头都弄流血了,老师问你为什么要这么的做,知不知道自己错了,你只是倔强的说我的丫头只有我能欺负以后他要是还欺负她我就砸破他的脑门。我一直都是健忘的人,小时候的事都忘得差不多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说这话的表情就好像模板一样刻在我的脑海中,以至于到现在想起,我还会清晰的如昨天发生的一样。从此,我就那样的傻傻的为你付出了,为你做作业,为你撒谎,为你做间谍……从六岁到十六岁,我想我都把我这一生的奉献都给你了吧!那时我的全部生活就是学校,家和你。现在想想我自己都不可思议,原来在我的青春里真的为一个人不求回报的默默地付出过。十六岁,我们上高中,依然在一个学校,只是我在重点班,你在普通班。你变得越来越帅气,也交过几个女朋友,我都不知道她们怎么就这么的放心我和你的关系的?难道每个男生的生命里也会有这样的一个女生,她不属于爱情,却谁也代替不了吗?终于,高二的时候,隔壁班的一个男生写纸条给我教我晚上放学后到学校的小湖边。中午放学的路上,我高兴的把这事告诉你,你却奚落我说不要再是像我借钱的,我哼哼的转过头不理你,周今晨,难道就应该你教女朋友,我就不能教男朋友吗?晚上放学后,我特地的告诉你不必等我一起,然后高兴的去小湖边,听到你在我背后大声骂着“顾淼淼,没男人你是不是就不能活了。”当时真的气坏了我,我不懂你为什么无缘无故的生这么大的气。但当时我没空理你,所以,我也没看到你害怕的神情吧!到了小湖边,隔壁班的男生果然是向我表白的,他说我是他见过最有气质的女生,我害羞的低下头,他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我正想点头答应,你一把抱住了我恶狠狠的对他说“这是我的女朋友!”那个男生不相信的看着我,我看着你,突然就想起六岁那年你为我打的架,没有说话。我听到那男生失望的自言自语的说“原来她竟然喜欢这样的人。”我多想拉着他理论“他是怎么的人你知道吗?他的好你知道吗?他只是善于把他的一切保护起来罢了,他都不知道比你好多少倍。”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成了你的女朋友,但你始终不是我这个世界里的人。很多的朋友劝我离开你,但我就想一头不会回头的老牛,对你始终的不离。那应该是我们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了,我们经常一起手牵手的上下学,一起因为一个不好笑的笑话而笑了大半天。你对我说,我们就要这样,一路的到白发苍苍。只是,我们走的道路还是不同的吧!我爱学习,我认为只有读书才能改变一个人,而你最不爱的就是学习,你认为行行出状元。我们的矛盾终于越积越深,但我们都努力地维持着这一段不易的感情。那次我们吵完后,还有100多天就高考了,我却在晚自习一个字都没看得下去,我自己都不知道你都我的影响会这么的深。我想了一个晚自习决定一下课就告诉你我们以后都要好好的在一起,即使你不爱学习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在我的身边就够了。但当我兴冲冲的跑到你班级找你时看到你一群好兄弟正拿你和另一个女生开玩笑呢,你不仅没介意,还很高兴的笑着。我当时真的觉得自己就是这世界上最大的蠢货,为我们的感情担心这么长的时间,而你在干什么呢?我依稀记得当我说分手时你痛苦的样子,,只是你知不知道,我的痛不比你少,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我这样的做法是错的。但当时要高考,我想等高考完了再来解决我们的事。只是,我没想到,那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当我看到你牵着她的手从我身边走过时,已经是高考后了。我到那时才明白原来我真的是爱惨你了。我看到你和她在一起心脏像是被渣了无数的玻璃片,疼的我无法呼吸。所以,成绩下来后,我毅然的选择了离家最远的地方,我怕离你太近了我会无法生存。你的成绩不如意,但令我惊讶的是你选择了复读。等我们再见面时已经是我大二的暑假了,我穿着睡衣拿朋友的快递时看到你和你女朋友又是手牵着手的从什么地方刚回来,我才发现原来躲了你两年真的没有用,因为我的心还会隐隐的疼。但我已不像两年前的我了,我笑着对你说女朋友长得不错,你说了声谢谢,然后问我干什么去的,“拿男朋友的快递啊!”我看到你瞬间冻结的脸,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像高三那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后来的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我一直忙于学习,毕业后又忙于找工作,很少有时间回家了。我听我妈说你毕业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只是女朋友总是不停地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安定下来。我不敢问我妈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消息,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没有必要了吧。周今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在最美的年华里许下过最美的诺言,然后,此生,永不相见。但我仍然感谢上苍,让我的生命里有你,那个在六岁为我打架的你,那个十六岁说要和我白头的你,那个二十六岁后也许永不相见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