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情能自控,又何来心痛?——题记第一次见你我就喜欢你了,因为自认清高,我一向否认一见钟情会发生在我身上。但是没关系,现在我愿意承认了。没错,是暗恋。你还记得吗?我们曾一起读书,一起算一道题。你那时最爱唱林俊杰的那首《被风吹过的夏天》,我是因为你才去听的这首歌。那时的我还以为是友谊,渐渐的我发现我特别听你的话,尽管我从来不爱别人管我。虽然我记性不好,但你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得特别清楚。你曾问我,如果有了男朋友会给他带绿帽子吗?我那时的回答是:那也不是不可能。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那样说。可是我知道,如果是你,我一定不会。我说过下辈子我要做一个男人,因为那样我就不用顾虑这么多了。我们可以做兄弟,我也能永远陪着你。我不奢望我们能做恋人,只想永远在你身边,你明白吗?我终究是没忍住,也许是我伪装不够完美,轻易让你看出爱的纯粹。可是我告白之后,我们的关系就变了,我能感觉的出来你在逃避。我不敢问你要答案,尽管我已经知道答案了。那是我第一次哭了,为了一个男人,一个我爱到刻骨铭心的男人。那是一种怎样的痛,我想我的心在那一刻已经死了。后来我遇到一个男孩,他人很好,对我也很好很好,起初我并不喜欢他。可他的执着,仿佛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们在一起了,可我始终没法爱上他,因为我只有一颗心,已经给了你了。我突然很想哭,却哭不出来了。我想起了那首歌:“他不是最爱你的人,也不是你最爱的人,只是时间和地点让你们误认为了这样的邂逅也算一种缘份。”没办法,我还是爱你,有多爱?我自己都不知道。也许我只能以这种方式来抒发心里的痛。我会继续爱你,但我想我该放开手了。我也不会再爱了,不敢再爱了。如果遇见你是一种缘,那我爱上一个不爱我的人就是有缘无分了吧!亲爱的,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