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标题

见字如面,原本这是用来表达相隔咫尺的人们之间的情感的,但是想到毕业之后少有机会再次见到你,由此作为启信语。

如你所见,这或许是你收到的第一封情书,这也是我第一次执笔书情。我印象中的书信,需要一截精心裁剪的时光,一方素净的桌面,和一叠稿纸,还要一颗酝酿成熟的心。可是到了我这里,原先想到的词汇,脑海里对这些文字的构思,在提笔瞬间竟无以言表。原谅我口也笨拙,手也笨拙,生怕写不出万一的真诚。

纵使萍水相逢,无缘也难深交。古往今来,有太多太多的文字,在描写着各种各样的遇见。你我的遇见是在那间承载着许多同学梦想的教室。看似平凡,对我而言却举足轻重。初识之你,给我一种矜持的朦胧印象。那时候的我还没发现到你的亮点。可能是我们不常接触,也可能是我对情感反应迟钝,可我还深刻记得你那令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日渐月染,不知从何时起,你我之间像是被打开了一扇窗户,交往逐渐变得频繁。或许正是因为这种频繁,我对你的认识产生了些许变化。你成为了我印象中最为活泼的女生。无论是在我的作业上写字画画,还是将我桌前的书本推翻,都成为了我每日习以为常的事情。甚至现在回想起来都隐隐想笑呢。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接触多了,我的脑海中渐渐勾勒出你的轮廓,当这幅画像越来越清晰时,我突然意识到,原来这是我喜欢的人啊。这种对你的感觉用什么来形容呢?大概是云销雨霁的清晨,第一抹穿过粉色云霞的淡金色阳光,明亮且清澈。我在灯火阑珊处找到了心目中的那个人,这看似十分微妙,但的确给了我极大的震撼。辗转反侧数百个夜晚,我都以为热情会退去,你我终将成为普通朋友。我也试图去否定这只是简单的日久生情,但是其中一些事情的发生却让我燃气更大希望,在我认为自己是胡思乱想的时候,让我重拾了最初的决定。于是往后的日子,我开始鼓起勇气与你分享一些事物,开始或多或少地帮助你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忐忑不安。当我写下这封信时,正值夏末。我盼望着凉爽的秋天尽快到来,好冲刷这炎炎夏日最后的倔强。抬起头望去,我的脑海里并没有浮现出你的脸,而是许多个日子里,你我在道路上,楼梯间,走廊里撞见的瞬间,那些心跳加快的四目相对,正如我此刻的心情。

喜欢一个人可能是甘愿等待的感觉,是沈从文对张兆和说的“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喜欢一个人可能是践行诺言的感觉,是林微因对梁思成说的“答案很长,我准备用一生的时间来回答,你准备要听了吗”。喜欢一个人可能是长相厮守的感觉;喜欢一个人可能是坚贞不渝的感觉。我喜欢你的善良,喜欢你的温婉,喜欢你活泼的背后那颗细腻的心。你是造物的光荣,是四季不变的郁郁葱葱,是山海云霞里温柔的风,是我所有岁月里,永远的美梦。我一直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为了让喜欢的人不嫌弃我,为了能给予喜欢的人更多。如有机会,我愿相濡以沫。

年岁渐长,换过理想。再不愿做浪旅,无处可皈依。如今我的理想是可以光风霁月洒然过一生,你该是心头朗朗月,是袖口溶溶风。

文行至此,情思也至此。我想到了王小波的一首诗,在这里抄下了自己最喜欢的一段:

我想念你

我想起夜幕降临的时候

和你踏着星光走去

想起了灯光照着树叶的时候

踏着婆娑的灯影走去

想起了欲语又塞的时候

和你在一起

你是我的战友

因此我想念你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

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

你是我的战旗

我的名字